我的璀璨生涯 (1979)

我的璀璨生涯

電影 “我的璀璨生涯” 的更多資料

劇情簡介

茱蒂戴維絲初登影壇光芒萬丈之作。她飾演一位極具文學天份,并勇于對抗保守環境的女性,山姆尼爾則飾演她溫柔的愛人。女主角從小就宣示她成為文學家的野心,在上世紀初女性尚未得到應有社會地位的年代,她的奮斗故事是一頁女性主義成長的詩篇。本片(我的璀璨生涯)為姬蓮阿姆斯壯登峰再造古典美的驚人之作,并預示了珍康萍的女性覺醒作品【鋼琴師和她的情人】。

同類型作品

秋霞電影網相關評論

標題:《我的生涯》電影劇本

作者:Maverick


  
  《我的生涯》電影劇本 文/〔澳大利亞〕埃莉諾·威特科姆 譯/蕭祿 西比拉畫外音:1897年,澳大利亞波森溪谷。 一幢用桉木搭成的木屋座落在山坡上,它的外表很普通,并不吸引人。年方十五的西比拉身材纖細,胸脯微微隆起,她在走廊和門之間來回踱步,低頭沉思,然后跨過門檻進屋去了,傳出畫外音:親愛的同胞們,用短短幾行字你們就會明白這個故事是…… 西比拉坐在窗前,念道:……關于我的事,……為了答復許許多多的要求……這就是有關我的生涯的故事。 西比拉起身離開窗邊,來到門口:關于我的生涯的故事。 西比拉來到桌邊,坐下身子,奮筆寫著,畫外音:我的光輝生涯。我不會為自己的狂妄自大而感到不好意思,……因為我就是我。 窗外,父親和弟弟正在將摔倒在地的牛扶起來。 西比亞畫外音:我一直認為……我屬于…… 父親和弟弟用繩子縛在牛鼻上,一個在前面拉,一個在后面推。 西比拉畫外音:……藝術世界…… 父親厲聲叫道:西比拉! 西比拉畫外音:……文學和藝術世界。 母親畫外音:西比拉! 西比拉畫外音:……教養和雅致的世界。 母親畫外音:西比拉! 西比拉坐在桌邊,兩眼凝視著窗外,仍在思索著。 父親和弟弟牽著牛從窗邊經過。 母親懷抱嬰兒朝門口走來,邊走邊嚷:快來,把這個給媽媽送到屋里去。 母親透過窗子望著屋里:西比拉! 外面刮起了大風,西比拉的弟妹們正手忙腳亂地從涼衣繩上取下衣服來,母親隨手將西比拉臥室的窗關上,畫外音:把那扇窗也關上。 西比拉仍坐在桌邊,一動不動地思索著。 母親畫外音,西比拉! 父親來到窗邊,顯然是發怒了,他大聲吼道:你給我滾出來! 西比拉如夢初醒,急忙合上書,起身朝門口走去。 母親:西比拉! 西比拉:我來了。 西比拉急匆匆地穿過院子,弟妹們拿著剛從涼衣繩上取下的衣服等物從窗邊走過。 客廳 屋里的擺設十分簡單,西比拉正坐在一架陳舊的大鋼琴前彈奏著一支曲子,鋼琴的頂部放了幾張家庭照片。 隔壁的屋子,父親躺在椅子上,緊閉雙眼,呼呼地睡熟了。格蒂比西比拉小十一個月,身材卻比她瘦小多了,她走進屋,把熨斗放入壁爐內,同時又取出另一塊,然后向熨斗板走去。幾個男孩正圍坐在桌邊做功課。母親在一邊,低頭縫補衣裳,小女兒坐在她的身后。母親放下手中的活,站起身來,若有所思地向客廳走去。 客廳里,西比拉仍在全神貫注地彈奏,似乎沒有注意到身邊的母親,母親悄聲地:西比拉,我有幾句話要和你說。 西比拉連頭也不抬一下,繼續彈琴:說吧。 母親用手按住西比拉的手,琴聲嘎然止住了,西比拉氣呼呼地將琴蓋使勁關上。母親:我說你的歲數也不小了……我考慮了很久;……我們再也不能奉養你了……你有沒有想過要自食其力? 西比拉:當然想過。 母親:你想做些什么事呢? 西比拉轉過身子,面對著母親,神情十分嚴肅:我想要當鋼琴家。 母親不無遺憾地:哎呀,西比拉,那可得經過好多年的講練才成,你明白我們是不能再負擔你的生活了。 西比拉:你已經想好了,是嗎? 母親:給你找了個工作。 西比拉:工作? 母親:當傭人,就干些雜活。 西比拉:傭人!我不干。 母親:我們這也是走投無路的法子。 西比拉:我早就知道你們想擺脫我。 母親:我認為對的事,我就得繼續做下去。哦,我已經向上帝祈禱過了。 西比拉:這就是它給你的答復嗎? 西比拉怒氣沖沖地賭咒:讓上帝見鬼去吧! 臥室,晚上 父母親都躺在床上,母親嘟噥著:上帝沒有把她打死在我的腳底下,真是件稀奇事。 父親抱怨著:和你那討厭的家庭一模一樣,幻想總是那么富麗堂皇的。 母親:這樣一個沒用的女兒,想得那么簡單,還不要上帝,我又該怎么辦呢? 室外,晚上 皎潔的月光給大地鋪上了一條銀色的毯子,格蒂和西比拉站在走廊的盡頭,斜靠著籬笆。西比拉:我想要做些大事,格蒂,而不是當傭人。我討厭這里的生活……也許我們根本不該離開山里。 格蒂:這也不是爸爸的過錯,……這大旱天你不能責怪他。 西比拉:格蒂,難道你就從來沒有夢想過生活應該更加豐富多彩些嗎?你就不想找個人談談書、詞,或者做個好夢什么的?(畫外音)格蒂,我不會滿足于一件衣裳或一頓野餐……在這樹叢里度過我的一生,倒還不如死了痛快。 格蒂:哦,西比拉,別說那種喪氣話。 西比拉:母親怎么就不明白呢? 西比拉畫外音:別人怎么也不理解我呢? 格蒂:我看你是整個世界上最漂亮、最聰明的。 西比拉自暴自棄地:不,我是瘋子。我要是什么也不想,那該有多好啊。 牛棚里 西比拉下蹲著身子在擠牛奶,畫外音:對我是沒有用的,我沒有受過訓練,也沒有錢,更沒有時間去學習和實踐,僅僅是存在的兩件事,干活和睡覺。 母親畫外音:西比拉! 西比拉和格蒂在牛棚里,西比拉一聲不吭地擠牛奶,母親從院子里朝她們走來,大聲斥責道:西比拉,我叫你時,干嘛總是不應一聲?快去把你爸找來。 西比拉站起身,把奶桶遞給格蒂,然后慢吞吞地走出牛棚。格蒂:好吧,我來干。 格蒂開始擠奶,母親轉身望著遠去的西比拉的背影,無意識地搖著腦袋。 小酒店 西比拉在走廊里探頭往里張望。 男招待畫外音:找你爸嗎? 男招待走出門來:他剛離開,和校長一起走的。 西比拉目光呆滯,默默地站在門口。 男子畫外音:瞎子帶瞎子。 男招待畫外音:一如既往。 西比拉轉身離開時,小酒店的男人們都哈哈大笑起來。 西比拉登上一輛輕便馬車,晃晃悠悠地離開了小酒店。 院子里 西比拉把一塊木頭豎直了,用砍刀使勁劈下,木頭被分成兩截,然后她又俯身撿起其中的一截。母親的手中拿著一封信,走出屋子,來到走廊里,她的身后跟著格蒂。母親:西比拉,外婆給你來信了,快來!看看。 母親把信交到格蒂的手上,格蒂:信中說驚悉你那么痛苦和煩惱,并認為你也許正處在危急之中,……哦,西比拉,你要上凱達加的外婆家去了。 西比拉匆匆向前,從格蒂手上接過信,貪婪地反復讀了幾遍。 西比拉興奮極了,臉上露出了紅光,她緊緊擁抱格蒂,高興地哭出了聲。 農村 馬車在道上慢慢移動著,幾條小狗在馬的前后歡快地來回跑動,從樹上跳下一個人來,他向馬車夫搖搖手。馬車在巴特勒商店前面停了下來,西比拉頭戴圓頂草帽,身穿綢衣,坐在兩個車夫的中間。杰克:你好,比爾。 比爾畫外音:你好,杰克,旅途還好嗎? 杰克:好,比爾,很好,沒什么不好的。 弗蘭克出了巴特勒商店,向馬車走來,他透過車窗向里面張望,對車夫說:我說,伙計。 杰克:說吧,先生。 弗蘭克:我看坐在車上的那位也許就是鮑西艾太太的外孫女。 西比拉欣喜地拿起一個包就扔了下去:哦,我就是…… 她跳下車來:……你好。 弗蘭克仔細打量著西比拉:你是默爾文小姐嗎? 西比拉:是啊,杰基大叔在哪兒? 弗蘭克畫外音:他走了……出差去了。 弗蘭克摘下帽子,恭敬地自我介紹:我叫弗蘭克·霍登。 西比拉:你是干什么的? 弗蘭克:舞文弄墨的。 弗蘭克和西比拉站在馬車旁,西比拉大笑:那是寫詩什么的。 西比拉轉身從馬車上取下帽子。 弗蘭克:是的。 西比拉:再見,杰克,再見。 杰克畫外音:再見,小姐。 馬車的轱轆開始轉動,將弗蘭克和西比拉甩在后面,弗蘭克順手拎起她的包。 西比拉:恐怕你也是新來咋到的吧? 弗蘭克:當然不是,來了三個多月了。 西比拉:那也跟我差不了多少。 弗蘭克:我見到你感到很驚訝……沒想到你竟然就是鮑西艾太太的外孫女。 西比拉饒有興趣地:真的嗎? 弗蘭克:真的……我是指你和他們一丁點兒都不象。鮑西艾太太和你的姨貝爾太太,她們的外表太優雅了,高貴極了。 西比拉:是的。 弗蘭克連忙作解釋:不過請你不要在意,看來你是個好人,我們在一起會有樂趣的。 西比拉:承蒙你的夸獎,我太高興了,霍登先生,那怕是極少的夸獎。 西比拉登上輕便馬車,馬車向凱達加馳去。過了不久,前方不遠處一排熟悉的房舍映入了西比拉的眼簾,她興奮地站起身:凱達加! 弗蘭克:是啊,我們快到了。 花園洋房外面 女傭人出門穿過綠茵茵的草地向弗蘭克和西比拉走來,他們兩人站在馬車旁,一個男子從車上卸下箱子。 外祖母畫外音:西比拉。 穿著黑色繡花綢衣,滿頭銀發,年約六十開外的外祖母向她走去,邊走邊說:歡迎,我親愛的,歡迎。 外祖母抱著西比拉親吻起來。 西比拉激動得不知該說什么才好,親昵地叫了一聲:外婆。 海倫畫外音:西比拉。 面容清秀,身材苗條的海倫出現了,她上前在西比拉的面頰上吻了一下。 海倫帶西比拉穿過玻璃門,來到西比拉的房間。西比拉來到床邊,放下帽子和包,然后走到墻角邊的搖木馬旁:哦,我還記得這個。 餐廳,晚上 長桌的上首坐著外祖母,她緊閉雙艱正在做感恩禱告:我們將要接受仁慈的恩惠,感謝上帝,阿們! 弗蘭克:阿們! 女傭人端著一盤蔬菜,來到西比拉的身旁,西比拉要了一些,外祖母畫外音:再多要些,親愛的。 西比拉又從盤子里夾了幾片菜葉。 外祖母畫外音:這些夠嗎,弗蘭克? 弗蘭克畫外音:夠了,謝謝。 外祖母為弗蘭克遞過去一盤肉,弗蘭克:謝謝,鮑西艾太太。 弗蘭克又從女傭人的盤子里拿了一些蔬菜。 女傭人將海倫的盤子收走。 外祖母畫外音:海倫,目錄里有沒有你喜歡的圖案? 海倫畫外音:有兩幅,我還給西比拉找了兩幅好看的。 外祖母畫外音:這個主意不錯……你喜歡什么顏色? 海倫畫外音:天藍或粉紅色的。 外祖母畫外音:你呢,西比拉? 西比拉微笑著:檸檬色。 客廳,晚上 客廳很寬敞,擺設也十分講究,地上鋪著花色大地毯,高大的書櫥靠著一面墻,壁爐的不遠外擺著一架大鋼琴,西比拉正在彈琴,她的十個指頭在琴健上不停地移動。外祖母、海倫和弗蘭克邊喝咖啡邊欣賞著音樂,西比拉奏完一段曲子,他們都熱烈鼓掌,外祖母:謝謝你,我親愛的。 西比拉:不用謝。 西比拉的臥室 壁爐臺上放著一張西比拉母親的照片,西比拉拿起照片看了一眼,不禁脫口而出:海倫姨,你真漂亮。 海倫樂呵呵地:傻孩子;連你自己的母親也認不出來了……這是她的屋子,她年輕時就住在這里。好吧,明天見。 海倫吻了西比拉的額頭:好好睡一覺,做個美夢吧。 海倫離開了,西比拉兩眼直勾勾地看著照片,然后回到床邊,眼睛仍盯著母親的照片。 特寫鏡頭:西比拉母親坐在默爾文家壁爐前的照片,她顯得那么嫻靜、年輕、漂亮。 西比拉倒在地上,放聲痛哭起來。 海倫拿著燈經過西比拉臥室的第一個窗子,在第二個窗子前停住了腳步,通過窗子,她看到西比拉在痛哭,微風吹拂著薄紗的白窗簾。 海倫進屋來到西比拉的勞邊,彎下身子,關切地詢問:這是怎么回事啊? 西比拉泣不成聲地:媽媽,媽媽……我的脾氣太壞了,壞透了,沒人會愛我的。 海倫:哦,西比拉……別胡思亂想了,上床睡覺吧,來。 海倫扶起西比拉,讓她躺倒在床上,然后坐在她的邊上:我理解你,西比拉……你知道,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愛,可是愛不會自己尋上門來,你得自己去探索,受到誤解是我們必須忍受的痛苦。你的任性會攪亂你的生活,所以你得學會控制自己,多培養些女性的自負。 西比拉:我已經長大了。 海倫:普通的相貌也同樣會使人變得聰明、機智和善于交朋友……長得漂亮并不是任何事情成功的保證,當然有時也會起到一定的作用,我有個打算。 西比拉:你是永遠不會讓我變得那么丑陋的。 海倫:咱們等著瞧吧,首先第一件事,從今以后別再看鏡子…… 海倫起身把鏡子收了起來,然后扭轉身望著西比拉:……別再想你自己。 西比拉直起身子,臉上露出困惑不解的神色。 海倫畫外音:……好嗎? 西比拉臥室 比蒂輕輕地推開玻璃門,手里端著一個盤子進入西比拉的房間。 西比拉踡坐在罩著蚊帳的床上,她帶著手套,臉上戴著一副假面具。見到比蒂時,西比拉開玩笑地對她擠眉弄眼,大吼大叫。 西比拉的雙手浸在一個漂著檸檬的大缽里。 比蒂畫外音:……78,79,80,81,…… 比蒂在給西比拉梳頭,西比拉坐著,雙手仍浸在缽里。比蒂:82,83,84,85,86,87。 西比拉獨坐在參天的大樹底下,正在全神貫注地讀書,她頭戴圓頂草帽,紅布傘擱在一邊,周圍的草足有一尺多高。不遠處有一條河。弗蘭克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西比拉的身后,他的手中拿著一束鮮托。西比拉念道:我有一只鴿子,可愛的鴿子死了,我會以為它是因悲傷而死,它在為誰悲傷?它的雙腳被人用由我雙手織成的絲線困縛著。 弗蘭克將鮮花送到西比拉的面前,她喜出望外地:哦,霍登先生。 弗蘭克謙恭地:弗蘭克。 西比拉:你真好。 弗蘭克:一點兒也不好。 弗蘭克離開了,西比拉目送著他的背影,然后把鮮花扔進小河。 鮮花漂在水面上順流而下。 天色漸漸陰沉下來,突然下起了霏霏細雨,雨越下越大,打在小河的水面上響起了劈劈啪啪的聲音,西比拉聽見雨聲,欣喜若狂地大聲叫喊:雨! 西比拉站在瓢潑大雨中,仰面使勁張著大嘴,雨打在她的臉上,打在她的身上,她都全然不顧。西比拉盡情地享受著大自然的恩賜。 西比拉臥室 特寫鏡頭,外祖母的手正在攪著一杯熱飲。 外祖母:現在你該明白任性和放肆行為的嚴重后果了吧。 西比拉畫外音:您要是一年遇不上一場透雨,也會和我一樣的。 外祖母:在床上躺幾天,你就不再調皮了。 外祖母把飲料遞給西比拉,海倫拿著一籃蘋果。她把蘋果一個個放到床邊的桌上:哈里給你送來一些蘋果,他剛從B市回來。 外祖母:還記得哈里嗎,親愛的? 西比拉順手從籃子里拿了一只蘋果,沒擦一下就急忙啃了起來:就是那個矮胖老頭? 外祖母:西比拉,哈里和奧古斯塔小姐可是這個地區赫赫有名的要人。 西比拉不以為然地回答:那對我來說是再好不過了。我只是和那些身上長滿膿瘡、帶著臭氣的鄉巴佬為伍結伴。 海倫低頭用眼睛瞥了西比拉一下,對于她的肆無忌憚,海倫感到有些坐立不安。 外袓母畫外音:我得保證我的外孫女永遠不嫁給和她不相配的男人,別擔心。 西比拉畫外音:不,不管什么人我都不嫁,我得走自己的路,要有自己的生涯。 外祖母驚惑地瞪著眼睛:生涯?那是什么東巧? 西比拉邊吃蘋果邊答道:哦,文學、音樂、藝術,也許還有戲劇,我還沒有決定吶。 走廊 外祖母:海倫,恐怕我們是低估了她母親的問題。朱利葉斯要是在這里就好了,她需要男人來求婚。 外祖母招呼男仆:埃塞爾。 埃塞爾急匆匆地來到女主人面前:是,太太。 外祖母:請把這個拿到廚房去。 原野 西比拉穿著裙子站在樹旁,一邊摘花一邊輕輕地哼著小曲。哈里騎著馬由遠而近,他來到大樹旁下了馬,抬頭仰望西比拉。西比拉發現樹底下有人時,趕緊把盛滿鮮花的裙子放了下來,鮮花都飄灑到地上。哈里畫外音:需要搭個手嗎? 西比拉:不,謝謝。 哈里:看來你是新來的,是嗎?是在廚房干活嗎? 西比拉帶愛爾蘭的口音:要是你離開些,我會感激你的,先生。否則的話,我的腳會踩到你臉上的。 哈里裝作沒聽見,他抬起雙臂扶西比拉下了樹,并使勁抱住她:怎么樣,給些什么報酬? 西比拉:放開我…… 哈里放了她,順勢用手打了她的臀部。他倆不約而同地俯身拾鮮花。西比拉帶愛爾蘭的口音:你不感到害臊,象你這樣一個正人君子偷看人家姑娘,你想要干的事永遠也實現不了。 西比拉往樹底下跑。哈里:你叫什么名字? 西比拉反詰道:想知道嗎? 西比拉的臥室 比蒂俯在西比拉的身后,為她撥弄著衣裳的邊角,然后站起身來,恭維地:你真漂亮,就象是畫中的大美人。 西比拉:現在我可以照鏡子了吧? 海倫:你看怎么樣,比蒂? 比蒂:太太,我想鏡子是不會讓她給照破的。 她們三人都會心地笑了,海倫拿著鏡子。 西比拉:比蒂。 西比拉默默無言地望著鏡子,良久良久。 海倫:瞧你能對你那朱利葉斯舅舅說些什么。 西比拉:舅舅,他也在這里嗎?謝謝你,海倫阿姨。 西比拉和海倫緊緊擁抱。 海倫仔細地望著西比拉的面孔,發現她變了,比以前更漂亮,更成熟了,不禁脫口而出:真漂亮。 客廳,晚上 門被打開了,身穿白色夜禮服的西比拉出現在門口。 外祖母畫外音:哦,西比拉。 朱利葉斯畫外音:她來了。 西比拉的兩條胳膊摟住朱利葉斯的脖子,親熱地:舅舅。 他倆抱在一起,朱利葉斯:聽喬治說,你既年輕又漂亮,果然如此。 朱利葉斯低頭吻西比拉的面頰,然后與她分開了。朱利葉斯:你變了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 西比拉:你沒有變,吻我時,仍帶著威士忌和雪茄煙的氣味。 朱利葉斯:它們可是不可抗拒的。 他們大聲笑起來,西比拉撲上前去再次擁抱舅舅。 外祖母畫外音:哦,請進……先生們。你好,哈里,今晚你能和我們在一起,我很高興。 哈里望見西比拉,臉上出現了驚異的神色,回想起自己白天的魯莽行為,哈里感到羞愧和坐立不安。 西比拉也認出了哈里,感到大吃一驚。 外祖母畫外音:天哪,弗蘭克,快給他來杯酒。 弗蘭克拿了一杯酒給哈里,外祖母微笑著向哈里走去:西比拉,這是我們的好朋友……哈里·比徹姆。哈里,,還記得我那外孫女嗎? 哈里:記得,是默爾文小姐。我再也認不出你來了。 西比拉:我也一樣,比徹姆先生。 西比拉畫外音:我想我還得謝謝你,我生病躺在床上時,是你送來了蘋果,弗蘭克送來了鮮花,是嗎,弗蘭克? 弗蘭克有點侷促不安:是的。 餐廳,晚上 飯桌上,朱利葉斯畫外音,農村的旱情還很嚴重,哈里。我見到往南去的路上有很多不幸的人。 外祖母隨聲附和著:是啊,最近他們還有上這里來要飯的,我們都見到了。 朱利葉斯畫外音:簡直是太糟糕了。 西比拉:是啊,白天我摘花時也遇見一個,舉止太祖魯。 外祖母畫外音:天啊,我親愛的。 西比拉畫外音:他直戴了當,也不拐彎抹角,想要抱我,還想吻我。 弗蘭克畫外音:你該叫我去,我會好好收拾他的。 西比拉:我想你會這樣做的,可是我不用你,自己能行,弗蘭克。 朱利葉斯畫外音:好姑娘,我們所要的就是象你這樣的姑娘,是嗎,哈里? 哈里有些面紅耳赤地:沒錯,一定是的。 外祖母畫外音:謝謝,埃塞爾。恐怕希基太太已決定現在要個孩子了。我已經答應過幫忙,請原諒。 海倫:媽媽,我可以同您一樣離席告辭嗎? 外祖母起身離去,男人們都站了起來。外祖母畫外音:不,不行,親愛的。好好快活一下吧,晚安。 朱利葉斯:晚安,媽媽。 弗蘭克:晚安。 朱利葉斯開始為西比拉倒酒:西比拉。 西比拉接過酒杯:謝謝。 朱利葉斯畫外音:還要加一點嗎,海倫? 海倫畫外音:好,再來一點,謝謝。 朱利葉斯畫外音:哈里,你自己來吧。 客廳里,晚上 比蒂拿著盛水瓶進入客廳。大廳里正熱鬧著,弗蘭克和哈里站立著在唱“嗒啦啦蓬地”,西比拉和朱利葉斯在翩翩起舞,海倫在彈奏鋼琴。 哈里兩眼直盯盯地望著朱利葉斯和西比拉在跳舞。他們跳完后停了下來,朱利葉斯笑盈盈地:該輪到你唱歌了,哈里。 哈里謙恭地回絕了:呃,我對唱歌可是一竅不通啊。 西比拉:那么我代你唱一首吧。 西比拉和弗蘭克一起舞蹈,并開始引吭高歌:從白島上來了三個醉眼矇朧的少女,她們從周日的早上喝到周六的夜晚還沒散,后來周六生氣不來了,她們不能回家了,于是三個喝得醉酗酗的少女把酒杯推開。 朱利葉斯:這首歌你是在哪兒學的? 西比拉毫不猶豫地:當然是在酒吧間。(繼續唱道)你們的羽帽,你們的衣裳多么華麗,它們都被大杯好酒的男孩給吞沒了。 朱利葉斯樂呵呵地夸獎起來:看來我們的西比拉還有些沒有被發現的天賦吶。 海倫卻擔憂地回答:唯一的麻煩是你不知她接下干什么事。 哈里:我記起來了,以前她也是這樣的,一點兒都沒變。 西比拉和弗蘭克跳舞,他們一起倒在沙發上哈哈大笑起來。 走廊上,早上 餐桌放在走廊里,弗蘭克坐在一邊正在喝早茶。 外祖母畫外音:朱利葉斯,聽說你們昨晚有點兒狂鬧。 朱利葉斯面外音:什么,誰告訴您的,媽媽?您去向海倫打聽一下。 外祖母:她的頭痛病又犯了…… 外祖母畫外音:……西比拉。 西比拉:早上好,外婆。早上好,舅舅。 朱利葉斯畫外音:早上好。 西比拉環顧一下四周,詢問道:哈里呢? 外祖母:他一大早就走了。 西比拉悄然坐下。 外祖母畫外音:昨晚我見到了你的舉動,年輕人,真讓人羨慕啊。 朱利葉斯畫外音:哦,我看哈里一定也很快活吧。 外祖母畫外音:我可沒聽他說起過。 弗蘭克對于他們的談話顯然是不太感興趣,也不便于介入,于是站起身,說了聲“請原諒”后,便告辭了。 朱利葉斯:反正,西比拉昨晚是解決了一個問題。 外祖母:真的?! 朱利葉斯:她的未來,以后她會當演員,成為大明星的。 外祖母:你是在說讓我的外孫女當演員? 朱利葉斯:她在這方面是很有天賦的,我會向她介紹…… 外祖母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,大有神圣不可侵犯之勢:到舞臺上去表演,沒門兒!我寧愿讓她把頭發都剪了,進修道院當修女去。以后不許再提這件事。 西比拉悶聲不響地低頭吃早飯。 院子里,白天 西比拉獨自坐在圍欄上,陷入沉思之中。弗蘭克悄悄地來到她的身邊,用手輕輕撫弄著她的頭發。 弗蘭克看到西比拉沒有反應,于是也爬上圍欄,和她并排坐著:昨晚我太高興了。我想我們是在一起尋歡作樂,你說是嗎?……默爾文小姐,西比拉,我一直在想,長相并不意味著所有的一切…… 西比拉感到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:弗蘭克,你想說什么就說什么,好嗎? 弗蘭克吞吞吐吐地:這個,這個,哈里已經走了,我對你的好意,你是明白的。 西比拉的臉上露出笑容:你是指好意,還是在打主意。 弗蘭克坦率地表達了自己的愛慕之情:明年底,我將要回到英國去,但愿你能作為我的妻子與我同行…… 西比拉笑得更厲害了。 弗蘭克感到很尷尬:……這個,你看如何? 西比拉:讓我走。 欄圈內圍著一大群羊,西比拉和弗蘭克一起坐在圍欄的上端。弗蘭克畫外音:你得回答我同意還是不同意,我才讓你走。 西比拉使勁推了他一下,弗蘭克沒想到她用了那么大的勁,便仰面朝天翻身倒入羊圈內。 客廳里 外祖母:這對你是有利的,要是不同意,你也不說一聲對不起。 西比拉畫外音:我干嘛要對弗蘭克·霍登這種人裝模作樣呢? 外祖母:那么說你是不打算去道歉啰? 西比拉畫外音:他是個傻瓜。 外祖母:你阿姨和我還以為你愛上他了。 西比拉的兩眼瞪得圓圓的:愛他? 外祖母:看來他是非常愛你的。 西比拉聳聳肩作苦笑狀。 外祖母:現在你聽我說,西比拉,過不了幾年,他在英國就會賺大錢,他的家底又好,一定會成為別人的好丈夫…… 西比拉倔強地:那不是我的。 外祖母畫外音:孩子,你得講究實際。 西比拉:這就是我的實際,從一開始我壓根兒就沒愛過他。 外祖母畫外音:那問題無關緊要。 西比拉:對我說來是重要的。 外祖母畫外音:西比拉,你真的愿意永遠成為家里的負擔,在上等社會中毫無地位,還是有個自己的家? 西比拉再也按耐不住心頭的怒火:我不愿嫁給那些由你或是別人介紹而又被我所憎惡嫌棄的人。 外祖母顯然也被激怒了,她提高了嗓門:有時我真為你擔憂,孩子,你對長輩太無禮了…… 她氣呼呼地起身,臉色都變了:那好吧…… 她顫顫悠悠地向門口走去,突然又轉過身子,面對西比拉:……你也許還不打算去向弗蘭克陪不是,可是當你恢復理智,明白道理時,但愿你會來向我道歉的。 談話結束了,客廳里就剩下西比拉孤單一人。 客廳里 海倫:剛才你不該對外婆大叫大嚷的,西比拉。 西比拉痛苦地回答:我也不想那樣做,可是當她談起婚姻大事時,我就忍不住了。她一點兒也不理解我。 海倫指著身邊的長沙發說:過來,上這兒來坐,坐我旁邊,來吧。 西比拉順從地坐了下來。 海倫望著西比拉的憂慮面龐,帶啟發性地:請相信我,西比拉,最好的婚姻不是愛情,而是友誼。 西比拉:友誼? 海倫:是的。你瞧,你母親為了愛情而結婚,我也一樣。結果是我丈夫沒有死,可他跟死去沒什么兩樣,他拋棄了我,跟別人走了。留下我孤苦伶仃的度過余生,并且還帶著既不是妻子,也不是寡婦,還不是傭人的羞辱。 西比拉:你干嘛要感到羞辱呢? 海倫:婚姻使我們每個人都要負責任,這以后你會知道的。 西比拉起身,畫外音:不,那些都是男人要我們去相信的,就是那些象弗蘭克·霍登那樣的白癡。我是不愿意陷進去的,不管是他還是別人。 西比拉帶著懇求的口吻:海倫阿姨,請你們千萬不要把我嫁出去。 海倫:我看那就把奧古斯特小姐送來的邀請信給撕了吧,他們要你去法弗鮑勃住上幾天,好嗎? 西比拉:不,別撕。 原野的小道上 哈里的手中拿著韁繩,正駕著輕便馬車,車顛簸著行進。西比拉坐在哈里身旁,搭訕著:聽說法弗鮑勃的比徹姆先生那里變化很大。 哈里:呃,是啊。 西比拉:你父親死了以后,你的生活一定很艱苦。我來替你駕車好嗎? 哈里瞥了西比拉一眼,然后把韁繩交給她。馬車行駛在綠樹成蔭的小路上。 比徹姆家 馬車在院子旁停下了。哈里和西比拉跳下車。古茜雙手抱著一條狗從前門出來:我親愛的,這不是魯西的女兒嗎,長得還真有點兒象。 西比拉望著古茜:不,對不起。 古茜:太可惜了,好,請進來吧。 古茜轉身進屋。 男子從馬車上把箱子卸下來。 古茜畫外音:來吧,孩子,我不會把你吃掉的。 古茜微笑著走開了。 西比拉和哈里站在屋前發著愣,然后進屋。管家:把前門關上。 狗跳到西比拉的膝上。古茜掃視著西比拉和哈里,會心地笑了。哈里也跟著笑了。 起居室,晚上 哈里走到古茜跟前,吻她:我想,明天一大早我就回去,晚安,古茜姑媽。 古茜:晚安,親愛的。 哈里:晚安,默爾文小姐。 西比拉:晚安,比徹姆先生。 哈里的身影在門口消逝了。西比拉:他總是顯得那么沉著冷靜而又自信。 古茜:你不必和他共同生活。 西比拉畫外音:這一定是世界上最豪華的住宅了。 古茜:太大,存灰塵的角落也就多了,愿意在這兒住下嗎? 西比拉:不,我會迷路的,有這么多的傭人,我不知該做些什么才好。我甚至不知該打些什么雜貨。 古茜對西比拉出于愚昧而又天真的擔憂感到滑稽、可笑:我看你再來一杯葡萄酒也不會出事吧? 西比拉無言地從古茜手中接過酒杯。 她們一起來到鳥籠前,籠中的鳥撲動著翅膀來回跳動,似乎是在歡迎客人的光臨。古茜:多可愛的小生命。 西比拉若有感觸地:它們都很幸運,是嗎?每天都有好吃的。 古茜:只要我記起的話。 西比拉:它們永遠不必在干涸的小河里找水喝,不會象路邊行乞的人們那樣掙扎謀生。 古茜畫外音:也許它們就是為了和生活里那些丑惡的東西保持平衡。 古茜從一只鳥的腦袋上拔了一根羽毛,然后從鳥籠旁緩步離去。 西比拉畫外音:你讀過澳大利亞詩人的書嗎?奧古斯特小姐? 古茜正在翻弄著一幅用羽毛制成的綜合畫。西比拉在屋里來回走動:你知道,我認為丑陋的女孩一出世,父母就該把她扼死。天生的女孩本來就是件糟糕的事,不管那孩子是丑陋還是聰明的。 古茜畫外音:你不是很聰明嗎?~ 西比拉:但愿如此,要是不聰明,早就完蛋了。我得做出成就來。 古茜:那是一定的。 小河。白天 微風吹拂著河面,泛起陣陣漪漣,四周象死一樣的沉寂,哈里和西比拉坐在小船上,默默無言。西比拉突然詩性大發:涼快的微風吹拂在小河上,朵朵白云…… 西比拉打開一把細柄的陽傘,哈里劃動著槳,西比拉:……飄拂在蔚藍色的天空。我們要是在泰晤士河上是再合適不過了。 哈里:我已有很多年沒劃船了。 西比拉和哈里對視著。她放下傘,站起身,使動將船搖晃起來。 哈里大吃一驚,望著西比拉,感到有些不知所措,身體失去了平衡。他倆一起墜入小河中。 哈里:西比拉! 哈里朝西比拉游過去。 哈里扶著西比拉上岸,兩人渾身濕透了,象兩只落湯雞。他們踏著鋪在地上的枯樹葉。西比拉毫不在意地:咱們一起跑回家! 西比拉跑出畫面,哈里無可親何地搖著腦袋,跟上前去。 走廊上 古茜坐在藤椅上正專心致志地做刺繡活。西比拉走出屋子,坐在古茜的邊上。古茜:你沒在河上多玩一會兒,瞧你,頭發都濕了,現在洗頭,晚飯前是不會干的。 西比拉:也許我該把頭發都剪短了。 古茜:不,親愛的……失去你最寶貴的財產將是件很可惜的事。 西比拉自言自語:這更象是我唯一的財產。 古茜:我不是這個意思。 哈里出現了,古茜驚訝地發現他也洗過腦袋了:一定是得了什么傳染病。 哈里對姑媽那不著邊際的話感到茫然:什么事? 古茜:洗頭……或是你們在河上湊巧出了點事?不,我不想聽到所有的細節。 古茜起身:反正你們都會自尋其樂,我去看看晚飯準備得怎么樣了。 古茜離開了。 哈里坐在走廊上:剛才我出水面時沒見到你,還真有些擔心,以為你被淹死了。 西比拉:這個損失對世界來說實在是太可怕了。 哈里畫外音:是啊,可那是絕對不會發生的。 哈里坐在椅子上,顯出悠閑自得的樣子。 客廳,晚上 哈里和西比拉在彈鋼琴。 哈里和西比拉一起上樓,在西比拉臥室前停住腳步。哈里:晚安,默爾文小姐。 西比拉:晚安,比徹姆先生。 哈里穿過走道,拐彎不見了,西比拉轉身進屋,關上門,斜靠著門邊陷入沉思之中。 院子里,白天 哈里正在喂狗,西比拉的枕頭從二樓掉下去,正好打在哈里的頭上,西比拉探頭往窗下張望,恰好與哈里的目光相通,哈里拿著枕頭進屋。 客廳 女傭人正在拖地板,哈里拿著枕頭上樓。西比拉在樓梯的平臺處等候他。哈里一出現,西比拉即用手中的枕頭猛擊他,然后瘋狂地沖下樓,哈里緊追不舍。古茜在樓梯旁看到了所有的一切。 哈里和西比拉在屋里追逐。 哈里穿過道入餐廳,然后又出去。 院子的草地上。 哈里和西比拉仍在追遙嬉戲,互相用枕頭猛擊對方,結果都精疲力盡了,躺在草地上直喘粗氣。西拉余興未盡,她拿起枕頭起身,再次向哈里擊去,哈里抓住枕頭,順勢把她拉倒在地。 西比拉和哈里都躺倒在地,枕頭墊在腦袋下面。 屋前的草坪 西比拉興致勃勃地蕩秋千,哈里和古茜坐在桌邊,女傭端著一壺咖啡走近,將壺放在桌上。古茜:謝謝。 古茜端起來:要咖啡嗎? 哈里心不在焉地:呃,什么? 古茜:她是個早熟的孩子,比剛來時有些變化,可是變得不多,人也太瘦小。 哈里出神地望著蕩秋千的西比拉。古茜畫外音:哈里,她還年輕,太活躍,你得小心點,別魯莽行事。 草坪上 朱利葉斯在學騎自行車,古茜在一旁教練著:很好,騎得快些,再加快速度,好,很好。 西比拉和哈里站在走廊的盡頭處,西比拉:你要走多久? 哈里:哦,就幾個星期。我得先去處理昆士蘭的地產,然后到利弗里納看看剪下的羊毛。一回來我就來看你。 西比拉和哈里站在走廊上,朱利葉斯已換上馬車,哈里扶西比拉上車。朱利葉斯:行了,行了。 古茜:好吧,祝你們一路平安。 朱利葉斯:謝謝,古茜。 古茜:再見。 朱利葉斯:再見,哈里。 古茜:再見,我親愛的。 朱利葉斯:騎自行車時,你得小心著點,聽見嗎? 古茜:放心吧,我一定小心,再見。 馬車啟動了,慢慢向遠處駛去,古茜和哈里目送著他的背影。 客廳里 海倫彈琴,弗蘭克唱:昨晚睡覺時,我做了個好夢,夢見自己站在教堂旁的圣地,聽到孩子們在歌唱,我們還以為是來自上帝的天使的聲音。耶路撒冷,耶路撒冷,提高你們的嗓音,唱…… 朱利葉斯:在法弗鮑勃的日子一定很寂寞吧。 西比拉:哦,可我還是活了下來。 客廳里 西比拉彈琴,海倫捧著一束鮮花進屋來:多好聞的香味,真的,西比拉,你干嘛盡彈那些下里巴人的曲調,不是有許多陽春白雷的調子嗎? 西比拉站在門口,把一包食品遞給一個衣衫襤樓的人:給你這,也許可以維持你幾天的生活。 男子連聲道謝。 西比拉:再見,祝你好運。 男子:謝謝。 男子走了,朱利葉斯和海倫站在西比拉的身后,朱利葉斯半開玩笑半正經地:海倫,看來我們得監視她,要不然,她會把凱達加的一半財產送給那些家伙的。 西比拉轉身朝他們走去,她挽起朱利葉斯的胳膊,一起向里屋走去,西比拉天真地:有些東西不該給他們嗎? 他們穿過庭院來到馬車后面。外祖母向他們走來。朱利葉斯:弗蘭克,看看管家把請帖都準備好了嗎? 弗蘭克:是,鮑茜艾先生。 外祖母:我們有些舞會的請貼,別忘了送一張給哈里。 西比拉畫外音:哈里,哈里·比徹姆?他回來了嗎? 弗蘭克畫外音:哦,是的,已有幾個星期了。 外祖母畫外音:這些都寄走,還要增加人嗎? 西比拉向他們走去,將給哈里的請貼挑了出來:我可以把這張留下嗎? 外祖母:弗蘭克會讓人送去的。 西比拉:我想親自去一趟。 朱利葉斯畫外音:不行,西比拉,這幾匹馬都不能騎。 原野上 弗蘭克和西比拉坐在馬車上。弗蘭克:哈里怎么也不來找你,真奇怪。你可不能在那里呆得太久。 不久,比徹姆家到了,西比拉下命令:別從大門進。 弗蘭克把車停住:一會兒你就明白了,你干得并不比我好多少。 弗蘭克下車,西比拉獨自留在車上。弗蘭克:我得看看他家里的樣子,你的突然襲擊一定會讓那些英國姑娘大吃一驚的。 說完話,他略略地笑出了聲。弗蘭克把大口打開,西比拉駕車穿門而過,把弗蘭克拋在后面,弗蘭克邊追邊喊:等一下:見鬼!停車! 庭院里 兩個男仆抬著自行車出來,西比拉拿著包裹從倉庫里出來,后面跟著哈里,她徑直向馬車走去,把色裹扔在車上。 哈里:你身體好嗎? 西比拉:好,和兩星期以前一樣好。 哈里:聽到這消息我很高興。 西比拉:你答應過一回來就到凱達加來看我。 哈里:我一直很忙。 西比拉:這是你答應過的。 管家太太上前來告訴西比拉:鮑茜艾太太要的那種平紋細布我們現在還沒有,下星期到貨。 西比拉:謝謝,我會轉告她的。 西比拉從哈里身旁走過去:你和所有的男人一模一樣。 哈里:難道你和別的姑娘不一樣嗎?你的所作所為我都聽說了,你和幾哩地以內的所有男人調情。 西比拉的怒火在胸中燃燒起來:誰告訴你的?誰?是弗蘭克·霍登嗎? 管家太太拿著一包東西走來:這是默爾文小姐留下的東西。 西比拉極其憤慨地:他說的話,你竟然都信以為真。 管家太太:再見。 西比拉把包裹放上車,然后登上車。車啟動了,哈里呆然地站在原地。 哈里騎馬追上西比拉,使勁勒住馬的韁繩使馬停下:對不起,西比拉。 西比拉感到受到了莫大的屈辱,兩顆晶瑩的淚珠在眼眶里轉動,她無限傷感地:所以你才……以前我還以為我們是天生的一對。 哈里:難道不是嗎? 西比拉和哈里對視著。 哈里畫外音:舞會上見。 凱達加室外的走廊 朱利葉斯坐在走廊上哈哈大笑,然后起身:你是說弗蘭克穿著靴子走了整整四哩路? 外祖母:這可不是鬧著玩的,朱利葉斯。 朱利葉斯:不,媽媽,當然不是。 他回到自己的椅子上,低聲道:活該。 外祖母,那孩子這下該明白了,我已經讓她回自己屋里去了。 西比拉臥室 西比拉坐在桌旁埋頭寫東西。海倫進屋,雙手捧著一個大紙盒,她來到床邊把盒放下:在那里見到哈里了嗎? 西比拉:見了。 海倫:看來你是愛上哈里·比徹姆了。 西比拉:我們只是朋友關系,就這樣,其它啥也不是。 海倫:對他的態度你得多加注意。 西比拉畫外音:這是什么意思? 海倫:他們說的事你都明白,千萬注意不要引火燒身。 西比拉:看在上帝的份上,但愿如此。 海倫:西比拉,他可是個上流社會的人物。聽說他和墨爾本的一些女人…… 西比拉:是的,我看他…… 海倫:大家都認為他將和上流社會最好的家族之一聯姻,古茜太太也一定會那樣做的。 西比拉:海倫阿姨,別為我擔心,我知道他會別人結婚,我明白。他是不會和我結婚的,既使是我以前想嫁給他,現在也不想了,再過一百年他也別指望這件事。 海倫:所以,只要你明白……紙盒里有一件讓你吃驚的東西,那是參加舞會的漂亮新衣服。 海倫離開了,西比拉望著床上的紙盒,然后帶著無限惆悵的心情和沉重的腳步向床邊慢慢移去。 西比拉打開紙盒,拿出衣服,把它扔在一邊,轉身坐在床上。 客廳 舞會正在進行之中,人們有的站立著,有的在交頭細語,外祖母笑容可掬地來回走動招待客人,古茜和西比拉在談話。 男仆:請原諒,晚餐準備好了。 男仆從古茜身邊把狗帶走。古茜:大家請用晚餐。 朱利葉斯走上前去:古茜,請允許我。 古茜挽著朱利葉斯的胳膊向餐廳走去,哈里向西比拉走去。她裝作沒看見轉身走開了,客人們與她擦肩而過,一個男客人上前挽著她的胳膊,陪同她去餐廳。 客人們在餐桌旁都坐下了。 男客人躍躍欲試地想和西比拉搭訕,可她卻心不在焉。 一個姑娘和哈里在桌子的另一頭熱烈交談。 朱利葉斯畫外音:我見到那個家伙給自己買了一頭很好的公牛。 西比拉:那會使一些母牛高興的。 坐在她身邊的男客人笑了起來。 外祖母望著西比拉。 坐在桌子另一頭的姑娘和哈里望著西比拉,他們繼續在談話。 大廳 西比拉彈鋼琴,另一女子拉小提琴。 客人們成雙成對地翩翩起舞,哈里和一個姑娘在客廳的中旋轉著。 朱利葉斯和客人在后面談話。 一首舞曲演奏完畢,客人們鼓掌。西比拉起身向屋外走去。弗蘭克在一邊和客人談話。 西比拉穿過門道,來到海倫旁邊坐了下來。海倫正在給一個小男孩講故事。古茜也出現了:姑娘們,進來,和大人們一起跳舞。 外袓母畫外音:恐怕她是不太好控制的。 客廳 哈里進入客廳,外祖母和古茜正坐在沙發上。外祖母:她和你在一起時,但愿她注意自己的言行。 古茜:干嘛要那樣做呢,她這姑娘多有魅力。 哈里來到西比拉的身旁,還未等他啟齒,西比拉就起身走開了。 西比拉穿過院子,從正在熱烈交談的客人們的身邊經過。 牲口棚里 一個女子在往酒杯里倒飲料,西比拉走進去,發現人們正在里面跳舞,西比拉向喬走去。喬:我能為你做些什么,小姐?過得快活嗎? 西比拉毫無表情地:和我一起跳舞好嗎? 喬欣然同意:好。 他們一起向舞廳走去。 喬和西比拉開始跳舞。西比拉:喬,在這里的人大都是自以為事的。 喬:都忘了怎樣才能使自己快話。(唱)我見過名門貴族…… 西比拉唱:我望著他們的公寓、土地和金子…… 喬唱:我見到他們那些身穿珠光寶氣衣服的女人出現了…… 喬和西比拉合唱:然后我加入了后方的造反隊。 他們的腳在舞廳的中央迅速移動。 古茜、外祖母和其他客人都坐在椅子上,外祖母注意到西比拉,于是在海倫的膝上輕輕拍了一下。 古茜對喬和西比拉的舞蹈饒有興趣。 西比拉向哈里瞥了一眼。哈里憤憤離去。 喬和西比拉轉到哈里跟前,哈里在喬的肩頭拍了一下。 外祖母和海倫仍坐著看客人們跳舞。 弗蘭克在和客人交談。 哈里紋絲不動地站立著,當西比拉和喬再次轉到他的面前時,他一把抓住西比拉的胳膊,企圖將她帶到庭院去。 西比拉厲聲道:哈里,放開我。 哈里迅即開門,把西比拉推了出去,然后轉身關門。西比拉畫外音:難道你不愿意讓我和農民一起跳舞嗎? 哈里:我不會對這事大肆宣揚的。 西比拉畫外音:丟你的臉了,是嗎? 哈里:我得離開幾天…… 西比拉:哦,其它什么地方又有剪羊毛了? 哈里:……你得給我一句話,同意還是不同意? 西比拉不以為然地:這是什么問題? 哈里:這個該死的女人。我想,我想我們將要結婚了。 西比拉帶著譏諷的口吻說:多好的建議。別人怎么敢說個不字呢? 哈里:你丹敢…… 哈里抓住西比拉的手腕,西比拉抬起胳膊,手中的馬鞭擊中了哈里的頭部。 哈里用一只手捂住臉,另一只手從西比拉手中奪過鞭子。 西比拉兩眼盯著哈里,露出了內疚的神色:哈里,對不起。 哈里:是我的過錯,我太傻了。我該回去看看客人們。 哈里感到心灰意懶,轉身開門進了大廳,留下了西比拉一人,她感到孤單寂寞,無所適從,她痛苦地流下了眼淚。 古茜穿過花園,進屋就擁抱西比拉,一個勁地嘮叨著:這孩子真笨,什么都不懂,可你還得依靠他…… 西比拉打斷了她的話:我不想……我是個不能適應環境的人,一個無賴,我的鼻子長得也不好。 古茜:是啊。 西比拉:那么你們干嘛還老纏住我不放? 西比拉轉身離去。古茜在后面追上她:因為他愛你都快要發瘋了,我看你也愛她。……你使得所有來這里的小姐看上去就象是一個個不吸引人的小人物…… 西比拉:可是你們干嘛總要提婚姻大事呢? 古茜:別傻了,孩子,讓別人成為你的一部分,成為你生活的一部分,這是很自然的。 西比拉對這種談話已經感到厭倦:你是不是以為你是世界上唯一有此看法的女性?孤獨是為獨立所付出的可怕代價。 古茜茵外音:別為一些不可能實現的夢想而丟掉現實。 西比拉:這不是夢想,不是不可能的事。 西比拉和古茜雙雙默默無聲地坐在庭院里。 西比拉的臥室 微風輕輕掀動著帶花邊的白色絲綢窗簾。西比拉坐在椅子上向窗外張望,然后起身向窗口走去。 庭院 哈里倚靠在花欄桿上,低頭猛抽煙,臉上露出猶豫不決的神色。西比拉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他的身后:你好,哈里。 哈里:你好,西比拉。 哈里憂慮地:我得把所有的一切都留下。西比拉,我們要把所有的房間都鎖上,我要到北方去照管其它的財產。 西比拉驚訝地瞪大了眼睛:干嘛,出什么事了? 哈里:銀行來要錢,可我還沒把錢收回來。 西比拉:他們不會把一切都拿走的。 哈里:他們會那樣做的。 西比拉:你知道這事有多久了? 哈里:有一些日子了。 西比拉:干嘛不告訴我? 哈里:對不起,我應該……我怕同時也失去了你。 西比拉恍然大語:哦,哈里,對不起。 小溪,清晨 西比拉和哈里在涓涓細流旁散步。哈里開誠布公地:現在所有的一切你都知道了,也沒有必要再受什么約束了,我的意思是我不該向你提任何要求,我沒有權利,我會變成窮人的。可我們是朋友……摯友,是嗎? 西比拉流露出同情的目光:當然啰。 西比拉挽起哈里的胳膊:你以為我和你好就因為你很有錢嗎?哦,哈里……有些事我一定得和你說清楚。 他們停住腳步。西比拉:我,但愿我能夠助你一臂之力。你能不能給我一段時間,也許是兩年?你明白我還沒作好準備。昨天晚上,……我不知道,我是想刺傷你的心,好讓你有所作為。給我一次機會來對整個世界進行探索,看看我做了些什么事,我又是個什么樣的人,以及所有的一切,然后你再娶我為妻。要是你需要我,我可以幫助你。你一定得理解我,好嗎? 哈里:當然可以。 西比拉:我知道你一定會的。 哈里緊緊擁抱西比拉,兩人的嘴唇貼在一起了。 庭院 西比拉坐在一棵大樹上,手里捧著一本書,正在全神貫注地看著,比蒂在樹下抬頭望著她:你在干嘛,西比拉?鮑茜艾要見見你。 西比拉:哦,比蒂,這一頁我快看完了。 比蒂:她這就讓你去。朱利葉斯先生和貝爾太太都在等著你,快去吧。 西比拉輕聲咒道:討厭。 她急匆匆地從樹上滑了下來。 客廳 門敝開著,西比拉匆匆進屋。外祖母畫外音:請進,親愛的,請坐。 西比拉順從地坐在椅子上,朱利葉斯和海倫都坐在一邊。外祖母:我就直截了當了,西比拉。看來你父親又遇到困難了,當然是錢的問題了。 朱利葉斯:他,他向一個叫梅斯瓦特的家伙借了五百英鎊,每年付百分之四的利息。一年要付廿鎊,這是很公道的。 西比拉:這和我又有什么相干呢? 外祖母畫外音:你母親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,可是仍無力償還。 朱利葉斯:這個叫梅斯瓦特的家伙倒還慷慨,我說他還值幾個錢。 外祖母:西比拉,經過商定,他同意你去他家當孩子的家庭教師,這樣你母親就不用再付利息了。 西比拉:商定?難道我就沒有發言權了? 她站起身來:我不去。 她憤憤地離開了客廳。 朱利葉斯目送著西比拉:她走了以后,這里的生一活一定會很平靜的。 外祖母:對她來說會有很多好處的,可以讓她想到別人,而不僅僅是她自己。 梅斯瓦特家的草屋 厘內歪歪斜斜地擺著幾張桌子,正前方放著一塊黑扳,西比拉一筆一劃地把自己的名字寫在黑板上。 梅斯瓦特的幾個孩子都坐在桌旁,注視著西比拉的一舉一動。孩子們的臉都又黑又臟,衣服也是破爛不堪的。 西比拉在黑坂上寫完名字,轉身面對孩子:這是我的名字,默爾文小姐。 吉米畫外音:老酒鬼默爾文的女兒。 其他孩子哄堂大笑。 西比拉帶有教師權威地:我可沒有什么不禮貌的地方,謝謝。現在都把身子坐直了,注意聽講,詹姆士,把課本拿出來。 吉米:書不見了。 利澤:讓老鼠吃了,爸爸說你教課不用書。 吉米:基倫小姐太傻了,她的腦袋就象一塊木頭。 薩拉畫外音:在她以前的那個,只呆了一個星期,就跑到叢林里,再也見不著了。 托米畫外音:老鼠! 薩拉:老鼠! 一只老鼠在地上來回亂竄,孩子們大聲喊叫,并開始追逐起來。 吉米從臬子上跳過去,桌子歪倒了下來,西比拉跟在他肺面,大聲命令道:回來! 院子里 孩子們“嗷嗷”叫喚著在追老鼠,西比拉站在草棚外:回來! 梅斯瓦特家 梅斯瓦特太太一手抱著嬰兒,一手在攪拌著一杯混合酒:利澤,薩拉,過來! 利澤上前從母親手中接過小弟弟,梅斯瓦特先生起身,把一些吃的東西放在桌上:來吧,茶準備好了。 孩子們一溜煙地進屋,梅斯瓦特夫婦和西比拉都坐在桌前。吉米在切割一塊燉肉。 西比拉:瞧,吉米,我告訴過你,用叉把吃的東西放到嘴里。 吉米畫外音:我沒有叉。 西比拉:那就用你的手指,別用刀。 吉米:為什么不呢?爸爸也那樣。 梅斯瓦特先生畫外音:今天我有很多錢。 梅斯瓦特太太:說得對。 利澤畫外音:是啊,對,爸爸。 西比拉:你爸爸吃東西時是不講話的…… 利澤:媽媽也那樣。 梅斯瓦特先生畫外音:今天的課就到此為止吧。 院子里 海倫拿起桌上的信。 海倫和外祖母坐在庭院里的桌子旁。外祖母:我見你又收到一封信,說真的,她那一套胡言亂語怎么能讓我們相信呢? 格蒂有一雙又大又黑的眼眸和健美的身段,她已長成大姑娘,越發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,她和弗蘭克都揮動著網球拍,在進行一場角逐。弗蘭克氣喘吁吁,滿臉堆笑地:我甘拜下風,你打得實在是太好了。 格蒂直言不諱地:哦,你能打敗我。 弗蘭克:不行。 格蒂:你能行的。 弗蘭克:不行。 弗蘭克為格蒂拿過一把椅子。 外祖母望著他們兩人會意地笑了:格蒂,弗蘭克該喝茶了。 海倫走上前去:玩得痛快嗎? 格蒂:很痛快。 海倫:誰贏了? 格蒂:我。 外祖母咧嘴大笑:我看弗蘭克是有點兒獻殷勤討好格蒂吧。 弗蘭克裝出左右為難的樣子:我就象夾心餅干那樣被你們夾在中間了。 草棚內 梅斯瓦特的孩子都坐在臬前。西比拉面外音:今天,我要讓你們學另一個很重要的字母,字母“h”。“h”是在我們昨天學過的字母“g”的后面,“A”…… 海倫畫外音:西比拉,我們不能違背你母親的意愿,時間很快就會過去的,你簡直辯認不出爾小妹妹的模樣了,她已長成大姑娘了…… 西比拉在黑板上寫字,海倫畫外音:……親愛的,好好干吧,我們總是得不到我們想從這個世界上得到的東西。 西比拉:……“h”的發音“hot”。 吉米從桌底下偷偷地拿出彈弓,瞄準正在黑板上寫字的西比拉。西比拉的脖子后面被泥塊擊中,于是她便轉過身,孩子們哄堂大笑。 西比拉拿起教鞭,在桌子周圍來回踱步。她來到吉來身邊,一把抓起他來扔到桌子上。其他孩子驚叫起來:媽媽! 西比拉把吉米按倒在桌子上,用教鞭使勁揍他的臀部。吉米哭喪著臉:媽媽! 梅斯瓦特太太正躺在床上和小孩玩耍。 孩子們畫外音:媽媽! 利澤畫外音:媽媽,她要打死吉米了!媽,快,快來呀! 梅斯瓦特太太急忙把孩子放在床上,然后起身。 梅斯瓦特太太跑到草棚里,見到西比拉仍在抽打吉米。西比拉意識到梅斯瓦特太太的到來,她停住手,等待著梅斯瓦特太太的訓斥。 吉米似乎找到了大救星,嗚咽著:媽媽,快讓她放開我。 梅斯瓦特太太望了西比拉一眼,似乎明白了所有的一切,于是便一聲不吭地離開了。吉米畫外音:媽媽! 西比拉放開吉米,讓他回到原來的座位上。她伸出一只手,吉米老老實實地從口袋里掏出彈弓。 梅斯瓦特家 西比拉在彈鋼琴,琴音不準,走調了。麥斯瓦特先生站在鋼琴旁正在唱《美麗的夢》。 草棚內 孩子們都洗過澡了,露出了皮膚的白色,衣服也換上干凈整潔的了,與昔日的邋遢模樣形成了鮮明的對照。 西比拉:……第25頁。 孩子們和西比拉一起在找貼在墻上的第25頁。利澤:在這兒。 西比拉爬上床,孩子們爭先恐后地看那一頁書,西比拉念道:魔鬼死了,沒有地獄,魔鬼死了,一切都好了…… 利澤拿著燈籠,在看貼在墻上的報紙。 母親畫外音:我要感謝上帝賜我一個好女兒。但愿格蒂和哈里·比徹姆結成良緣。 西比拉在給哈里寫信。 母親畫外音:你外婆說他已經回來了,而里還得到了法弗鮑勃的所有財產,他整天都和格蒂在一起,格蒂也愿意和他作伴。 西比拉心煩意亂地把信紙揉成一團扔到一邊,然后便倒在床上痛哭起來。 巖石崖上,晚上 西比拉獨自坐在石崖上,兩眼凝視遠方。彼特騎著馬來到她身旁:那是誰啊? 西比拉:我。 彼特:你在那里干嘛? 西比拉:我在想些事。又見到蘇茜了吧? 彼特:是的。 他們一起來到巖石后面。西比拉畫外音:這星期已經是第三次了。 梅斯瓦特先生坐著看報,他聽到西比拉和彼特的談話聲,于是便抬頭向他們望去。 西比拉和彼特走下小山丘,繼續交談著。 梅斯瓦特家的庭院 西比拉站在涼衣繩旁,梅斯瓦特太太開始了話題:我們要跟你好好談一下,親愛的,現在……這個……你也明白,……我們是想讓你知道,我們都很喜歡你,因為你是個好姑娘。 梅斯瓦特先生插嘴:要是你有些財產,那情況就大不一樣了。 梅斯瓦特太太:你瞧,我們的彼特,他快要和蘇茜·達菲訂親了。 西比拉有些茫然地:你們在說些什么? 梅斯瓦特先生:哦,我們見到你晚上出去。 梅斯瓦特太太:我們不是在責備你,小伙子長真帥。 梅斯瓦特先生:可是你沒有財產,一無所有,就象我剛才說過的。 西比拉:你不認為……你不會…… 西比拉轉身斜靠著涼衣繩:哦,不。 梅斯瓦特先生朝前走了幾步,他把手搭在西比亞的肩上,寬慰地勸導著:親愛的,我早就跟你說過,對他來說震動也許是太大了,世界上沒有人完全因為傷心而死的。 梅瓦特先生畫外音:你瞧,姑娘,事情就是這樣,我們得把你送回去。 西比拉面無表情地盯著梅斯瓦特先生看。 梅斯瓦特先生畫外音:我已經給你家里寫了一封信。 梅斯瓦特太太畫外音:只是讓你母親知道這事。 梅斯瓦特先生畫外音:現在他們不必擔心付利息的事。待你們家的經濟情況好轉后再說吧。 梅斯瓦特太太:我說,你也別太癡情了,世界上的好人多得是。 西比拉和梅斯瓦特太太擁抱在一起,梅斯瓦特先生站立在一旁。孩子們向他們迎面走來。 牛棚里 母親從母牛身底下拎起奶桶:斯坦利,把奶分開后,去看看梅茜。 母親上前把桶交給斯坦利,然后抱起孩子:來吧,小寶寶,你會帶來曙光女神嗎? 綠色的原野里 三頭健壯的母牛正在自由自在地走動著。西比亞入畫,向陷在泥潭里的一頭小牛犢走去,然后跪倒在牛犢旁。西比拉:嗨,你這可憐的家伙,你這可憐的家伙,我來把你拉出來,來吧。 她抓住兩條牛腿,使勁地拉它:把那兩條腿抬一下,來吧,出來,來吧。 她終于把牛拉出了泥潭:哦,對了,就那樣。 哈里騎馬向西比拉緩緩走來:要我幫忙嗎? 西比拉帶愛爾蘭的口音:又在偷看偷聽別人了,是嗎? 哈里騎在馬上,站立不動了。西比拉親昵地對小牛犢說:小家伙,回你媽媽那里去吧。 哈里滿臉堆笑:很高興再次見到你,西比拉。 西比拉:我們,呃,從外婆那里聽說你要上這兒來,我一定是變得難看極了。聽說你挽救了法弗鮑勃,我真高興。 哈里:哦,我很幸運,就這些。你有沒有找到那些問題的答案?我是指這個世界的不足之處。 西比拉:是啊,部分是對于我的。 哈里:好吧,現在我回來了。 西比拉:是的,我看你并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。 哈里:古茜姑姑要我問候你。她很希望我能結婚。 西比拉隨聲附和著:是啊,我想這倒是個好主意。 哈里:哦,西比拉,是嗎? 西比拉:是的,格蒂是最理想的。我沒有的東西她全都有,瞧,我的模樣都變了。爸爸說放牧了。 哈里畫外音:西比拉,不是格蒂,我……是你,我要娶的是你。 西比拉:請,請你理解我。 哈里:你答應過要是我需要你,你會幫助我的。現在我需要你,西比拉。 哈里畫外音:我愛你,我要和你結婚,請相信我,西比拉。 西比拉頹喪地:瞧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,難道你還不明白?我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到深山老林里去做個妻子,每年生一個娃娃。 哈里畫外音:你想要的一切都會有的,我們可以一起到大城市去。 西比拉畫外音:親愛的,哈里。也許是我的野心太大,太自私,可是我不能在別人的生活里失去我自已,我還沒有自力更生地生活過。 西比拉:我想要當作家,至少得努力試一下。從現在起就得干,不靠別人,我自已一人干,請你理解我。 哈里:我想你是愛我的。 西比拉:哦,哈里。 哈里:難道你不愛我了,一丁點都不? 西比拉在哈里面前蹲下身子:哈里,我曾經愛過你,可是我會將你毀掉的,我不能干那種事。 西比拉吻別哈里。 馬縛在他們身邊的枯樹枝上。 默爾文家 西比拉的小妹妹在床上呼呼睡熟了。西比拉面外音:現在我把所有的一切都寫了下來。干嘛呢?我想要搞清楚,聽起來也許有點象銹罐上的幾顆釘子。我徒勞的一生也許會在大地上悄悄地流逝……可是我要把自己周圍的人告訴大家,我多么熱愛他們,可憐他們,可憐我們周圍所有的人。 西比拉:又一天光臨,外面陽光燦爛,希望在我耳邊輕輕作響,帶著對大家的愛和良好祝愿……晚安,再見,阿門。 西比拉坐在自己屋里,小妹妹仍在熟睡,西比拉合上書站起身來。 默爾文家,清晨 西比拉拿著包裹從屋里出來,她停住腳步,深情地吻了一下包襄,包裹特寫鏡頭,上面寫著發行商的地址:英國蘇格蘭愛丁堡布賴克·德發行商。她信心十足地把包裹塞進信筒里。 西比拉斜靠在門上,望著初升的太陽,鏡頭定格。 字幕:“一九〇一年蘇格蘭愛丁堡出版了《我的生涯》一書。” (全劇終)
   




列表:

相關1:  
相關2:  更多進入---手機在線電影
相關3:
相關4:  更多進入---青蘋果影院
相關5:  更多進入---秋霞電影網
相關6:
相關7:  更多進入---新視覺影院

網友點評

相關聲明:
樂看秋霞電影網(www.euwgmi.live)收錄的暫無資源我的璀璨生涯高清完整版數據來自視頻資源---神馬影院 播播影院
? 江苏7位数走势 豆丁上传文档 赚钱 海岛大亨4高科技时代怎么赚钱 鼎鼎彩票苹果 想赚钱一点路子都没有 大众麻将手机版 极无双名将传能赚钱吗 赚钱联盟给我打电话说我刷扫码量 状元彩票游戏 2017年赚钱职业排行榜 阅读最赚钱软件下载 捕鸟达人街机 小城市开福彩店赚钱吗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中国的银行那么赚钱 中山做什么生意比较赚钱 万家彩票游戏